前几天因为一点小误会与好友谈心,谈完后雨过天青。刚才下班路上复盘反思。
鲁迅说“人类的悲欢并不能相通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。”可是不吵闹,就得忍耐呀,忍耐的滋味可不好受呢!
尊严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道森然守卫,而常态化的“忍耐”会蚕食人的尊严,譬如忍耐饥饿、忍耐贫穷、忍耐不公正、忍耐不合理……
虽然有些时候,“不忍耐”会被判定为攻击性——可是 要知道,“忍耐”是内向爆炸,是“负数”,“不忍耐”只是自卫措施 让负值归零而已,大部分时候并不是越0界成为“正数”的攻击行为。尤其在工作场景,厘清“0”的标准,将程序与情绪分开,凯撒的归凯撒,上帝的归上帝,免于让人遭受“忍耐”被异化,是比其他社交场景更容易也更必要的。毕竟,“人是目的本身,而不是达到任何目的的工具”。

因为并不想决不想遭受“忍耐”这种情绪,我常常没什么雅量,不怼不快的时候比较多,这其实易被过错方黑化成唧唧歪睚眦必报。所以呢,我复习了合法自卫的理论依据:
或曰:“以德报怨,何如?”
子曰:“何以报德?以直报怨,以德报德。”
我来翻译古文:
有人问孔子:别人惹我 我不跟他计较,或者让他再多打几下怎么样?
孔子说:你这人是不是有点傻?你这样怂 让真正对你好的人怎么想?让宇宙洪荒怎么想?让小动物们怎么想?别人惹你的时候就应该惹回去!如果你实在想要挨打,那么不如把这种泄愤的机会留给真正对你好的人!也许真正对你好的人正在遭受着“忍耐”需要发泄呢!

当然,理论依据不是最重要,理论依据只能带来飘渺的合法性,并不造成掷地有声的必然性,最重要的还是得有以直报怨的能力。我想,这种能力来源于坦荡健壮的心。

行有不得 反求诸己。主动客观旁观地审视自我以及当下处境,内心及自我评价如果够“壮”(理直气壮勇敢强盛有力量),就会有主动对抗、中和外部因素,以直报怨的能力。
“恒有二者,余畏敬焉。位我上者,灿烂星空;道德律令,在我心中。”有底线并坚持做自己,会有不虞之誉,会有求全之毁——无论如何,以直报怨,以德报德,坦荡如砥,作为被评判的一方 并不会比施以评判的一方更难。

分享到: